1. <rt id="zqleh"><optgroup id="zqleh"></optgroup></rt>
          <cite id="zqleh"><noscript id="zqleh"></noscript></cite>

          <tt id="zqleh"><noscript id="zqleh"></noscript></tt>
          首頁 > 金融科技 > 正文

          李揚:現代金融體系的最大貢獻是支撐了中國經濟的增長奇跡

          2020-03-13 16:55:55  來源:搜狐財經

          摘要:直到20世紀90年代中期,中國仍未建立起現代意義上的金融學。那一代經濟學人,既要系統與全面地引進現代金融學的基本理論,又要結合中國國情,適應改革的步調,逐步配合建立起現代金融體系。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是那一代金融學者的代表學者之一。近期,李揚接受了搜狐財經和經濟雜志的聯合訪談,回顧了我國現代貨幣調控機制的建立過程,總結了改革開放的經驗,并展望了未來中國經濟的前景。
          關鍵詞: 金融
          直到20世紀90年代中期,中國仍未建立起現代意義上的金融學。那一代經濟學人,既要系統與全面地引進現代金融學的基本理論,又要結合中國國情,適應改革的步調,逐步配合建立起現代金融體系。

          李揚是那一代金融學者的代表學者之一,他1994年發表于《經濟研究》的文章《貨幣供應量的統計及調控》,被稱為指導了我國建立現代貨幣調控機制的改革。

          近期,李揚接受了搜狐財經和經濟雜志的聯合訪談,回顧了我國現代貨幣調控機制的建立過程,總結了改革開放的經驗,并展望了未來中國經濟的前景。

          李揚表示,上世紀90年代,他參與了現代貨幣調控機制建立過程中M0、M1、M2(貨幣供應量的范疇)的設計工作,其后,又參加了中國資金流量表的編制工作。這些都是建立現代宏觀調控體系特別是貨幣金融體系的基礎性工作。現代貨幣調控機制,是現代市場經濟之治理機制最重要組成部分。

          李揚認為,改革開放四十余年來中國金融發展的最大貢獻,就是有效地動員儲蓄,并將之轉化為投資,進而有效支持了中國經濟長期的高增長。“中國奇跡發生的基礎是中國金融體系有效地動員了儲蓄并將之轉化為投資,這是中國金融發展的最大功勞,而且,這是中國對發展經濟學的巨大貢獻。”他說。

          對于當前我國儲蓄率持續下降的現實,李揚認為,隨著我國經濟由粗放型轉向集約型,隨著經濟結構逐漸轉向服務業主導,我國經濟增速發生了結構性減速,儲蓄率下降是不可避免的趨勢。在這個過程中,金融風險亦隨之暴露。因此,積極推進落實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至關重要。

          李揚將此前經濟高速增長期的金融業發展形容為“泥沙俱下、魚龍混雜”,并且據此認為,一旦經濟增長速度趨勢性逆轉,金融風險便會大規模發生。

          “這個轉換過程是很痛苦的。” 李揚說,中國經濟確實處在關鍵時期:一方面要處理不良資產、更有效地管理金融風險,另一方面還要發放貸款,支持小微企業,因此,貫徹落實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目標,實現高質量發展便顯得十分重要。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1994年,你的文章《貨幣供應量的統計及調控》在金融界產生極大影響,有人更是稱其為指導了我國建立現代貨幣調控機制的改革。你能否介紹下我國當時建立現代貨幣調控機制改革的背景,以及你在當中扮演的角色?

          李揚:中國的金融體系,特別是宏觀調控體系,是從傳統體制轉型而來的。在傳統體制下,中國沒有貨幣供應的概念,有的是存款、貸款和現金發行的概念。當時宏觀調控的基本公式是:貸款-存款=現金發行。

          這個公式當然問題很多,例如,其中的存款和貸款均為流量,而現金則為存量,在實踐上,用流量之差去決定存量會出現系統性偏差。當然,更重要的是,現金發行由貸款和存款之間的差額決定,這種調控機制是與傳統體制相契合的。

          我們知道,在傳統體制下,雖然各種物品都有價格,但該價格只是計價標準,并非價值變量,更不是宏觀調控變量。因此,國民經濟的平衡主要依靠的是物資供求的平衡,貨幣資金的流動并不具有維持經濟運行穩定的功能。那時流行一句話,叫做“錢跟物走”,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1991年我國正式提出要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金融體系改革當然要跟上這一步伐。改革的內容之一,就是要建立中國的貨幣供應統計體系。這一點所以重要,是因為,市場經濟下的資源配置,其載體是貨幣資金的流動。所謂市場經濟條件下“物跟錢走”,正此謂也。

          因此,根據市場經濟的規律,準確統計貨幣供求,進一步,確定有效的體制機制來對貨幣金融的流動進行調控,便具有了極端的重要性。正因為這是我們的金融宏觀調控從直接轉向間接,從行政轉向市場的關鍵。

          當時的人民銀行,以及各大高校和金融科研機構都參與了我國貨幣供求問題的研究。由于我較早系統地研習過發達市場經濟國家的貨幣金融與宏觀調控的理論,加之我先后讀書和服務的單位,即人民大學和中國社科院,均與金融改革前沿都非常接近,所以比較多地參與了這些討論。

          我1994年在《經濟研究》發表的那篇長文,以及在那前后發表的十余篇文章,大都是我參加這些討論的觀點的記錄。這些研究,對于我國建立現代貨幣調控機制以及相應的貨幣金融理論發展,對于推動我國現代金融體系的建設,做出了一定的貢獻。

          自建立起現代貨幣調控機制后,中國的宏觀調控才轉向了市場經濟軌道。質言之,中國只有建立起貨幣供應的體系,并且建立起對貨幣供應調控的一整套架構后,中國才算是具備了制定和實施貨幣政策的條件。

          當然,金融改革并不局限于建立貨幣供給體系這么一點內容,在機構上,商業銀行、非銀行金融機構、保險等等;在市場方面,貨幣市場、資本市場、黃金市場等等。

          在對外經濟關系上,人民幣匯率、外匯市場、外匯儲備等等,都為市場經濟體系所必須。當然,無論是機構還是市場,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所有金融運行的基礎都是貨幣,在這個意義上,研究設計我國貨幣供給體系,具有極端重要性。

          中國的現代金融體系從無到有。這個發展變化堪稱世界奇跡。如今,中國已經有了世界上最完整的金融體系,我國的金融宏觀調控體系也處于全球第一方陣。近年來,我國的很多發展占據世界前沿。比如,中國央行正在搞數字貨幣,這在世界上是第一家。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改革開放前,中國經濟增長始終受到“儲蓄缺口”的限制,而此后儲蓄率超過投資率成為中國經濟的常態。你能否簡述分析下我國現代金融機構體系的建立對經濟增長的重要意義?

          李揚:貨幣供應指標的設定、貨幣供給調控體系的建立,為我們推進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的金融體系的建設提供了牢固的科學基礎。

          在這個基礎上,中國金融的大發展得以產生,并構成中國經濟奇跡的可靠基礎,其最偉大的貢獻,便是從根本上激發了人們儲蓄的意愿,并由而解決了發展經濟學中的最大難題,即發展資金不足問題。

          中國過去是儲蓄不足,收入水平低是一方面原因,但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國缺乏有效動員儲蓄的金融體系。“動員儲蓄”是發展經濟學中最常用的詞。對于發展中國家而言,經濟發展最重要的任務是動員儲蓄,并引導儲蓄平滑地轉化為投資。

          中國改革開放40余年來,金融體系最大的功勞是有效動員了儲蓄,有效支持了中國長期的高額投資增長,從而有效支持了中國經濟長期的高增長。大家知道,依靠投資作為主要增長動力,帶來的必然是經濟的快速增長。

          因為,投資意味著不斷地擴大生產能力,用馬克思的話說,投資的本質是不斷地擴大再生產。現在人們提倡依賴消費來促進經濟增長,這也有道理,但是,當我們真正轉向消費為主的經濟增長模式時,一定要清楚地認識到:我們的經濟增速將因此下降。

          用馬克思的話說,消費支持的經濟增長,是簡單再生產,生產規模是上不去的。歐美等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都是消費主導型的,但它們的經濟增速都只在2%以下。我們必須懂得這一規律。

          中國改革開放這幾十年,我們的投資率一直保持在40%左右,正是這種長期、高速的投資增長,奠定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奇跡。而長期高投資格局所以能持續幾十年,而且基本上沒有像一些發展中國家和中國歷史上的“土躍進”和“洋躍進”那樣,造成極高的通貨膨脹和對國民經濟體系的巨大破壞,背后就是因為有高儲蓄存在。

          而高儲蓄的長期持續,賴有發達的金融機構、金融市場、金融產品在。正是金融體系的高速發展,有效地動員了儲蓄,支撐了高投資和高增長,支持了外匯儲備的快速增加,支撐了中國國力的迅速增強。我以為,這是中國金融發展的最大貢獻。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但近些年來,我國的居民儲蓄率在下降。這對投資會產生什么影響?

          李揚:我們現在的儲蓄率是百分之四十幾,在世界范圍內也還是很高的,但是正在逐年下降。如果說,我們過去要習慣于在高儲蓄率下從事經濟發展,那么,從此之后,我們需要習慣于儲蓄率逐漸下降的趨勢。

          概括言之,儲蓄率趨勢性下降,對內,是投資率下降,從而經濟增長率下降;對外,是凈出口(出口減去進口)下降,進而外匯儲備積累減少。我們的宏觀調控必須適應這個歷史性轉變。

          應對儲蓄率下降,應當有多方面戰略轉型,其中,提高儲蓄的使用效率,絕對必要。事實上,我們說,中國經濟的轉型是從粗放型經濟轉向集約型經濟,從外延式發展轉向內涵式發展,在本質上,都是要比過去更為有效地使用儲蓄。

          過去幾十年里,由于儲蓄很多,利用儲蓄就存在大量浪費現象。舉個例子,門口一條馬路修好了,但突然有一天,一個施工隊把它豁開了,說底下要鋪一條水管。過了不久,又來了一個施工隊,又把它豁開了,說要埋地下光纜。如此等等。這就是浪費。過去我們可以容忍這種浪費,今后就不可以了。

          社會經濟發展也是這樣,原來很粗放,現在開始轉向集約。原先沒有那么講究效率,現在則更加講究效率。我以為,新發展觀,核心就是要推動這種轉型。

          總之,當經濟增長速度逐漸下行并成為趨勢時,我們要更有效率地使用我們有限的儲蓄,我們要從過去片面追求速度,全面轉向提高效率、提高質量、注重環保和增強可持續性上。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你認為今后看實體經濟,應更加關注人口結構的變化。老齡化的加速,高速投資時代不再,以及養老保險累計結余的可能耗盡,你認為人口紅利是否還存在?如何看待未來老齡化社會的中國經濟增長前景?

          李揚:對于人口紅利,我建議不要對它妄下判斷,不要輕言它沒有了,更不要輕言又有了或者創造出新的紅利了。

          追根溯源,關于人口問題,歷來都存在兩個看法:一種觀點是把人當作“口”,人要吃東西,要耗費資源。另一種觀點是把人當作“手”,人可以勞動,可以創造財富。這兩個觀點都掌握了部分真理。

          人手是不錯,但是要讓它能夠聚力。如果我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但卻沒有工作,手便白白浪費了,就只剩下一個口,就是白白消耗社會資源。

          所以,關鍵的問題在于創業。中國的經濟奇跡在于鼓勵人們創業,在農村鼓勵包產到戶,在城市鼓勵承包,然后,全面鼓勵多種所有制企業發展,包括鼓勵引進外資。企業多了,就創造了更多的產值。這就是工業化過程。質言之,工業化就是將更多的人從“口”變成了“手”。

          如果沒有工業化,大量的人口沒有就業,人就會蛻變為簡單的“口”,變成經濟增長的拖累。這樣看,中國經濟的奇跡,關鍵之處就是啟動了工業化進程,啟動了動員儲蓄的機制,高儲蓄、高投資、工業化相輔相成,成就了中國的經濟奇跡。我們看到,在經濟學中,中國過去40余年走過的路及其包含的一套邏輯,是完全自洽的。

          人口紅利還是人口負擔,取決于兩個因素:一是勞動力數量,另一個是就業狀況。現在勞動人口數量下降了,就業狀況也發生了變化。老齡化問題在發達經濟體中早已出現了,并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但我想強調的是要正視這個進程。

          老齡化進程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時間才會起到變化。但是,解決問題的方向絕對不能錯,錯了之后就沒法回頭了。我覺得國家有關方面的政策方向是非常正確的,但都需要認真去落實。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八九十年代的金融改革給中國經濟增長提供了動力,當前的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給未來中國經濟增長帶來什么紅利?

          李揚:與過去相比,目前金融部門的特點不一樣了。經過幾十年的運行,金融系統積累了很多問題。

          和其他領域不同,金融行業只要運轉起來,很多問題就不容易顯露;然而,問題一旦顯露,就可以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對于銀行而言,極端來說,只要新存款比新增貸款多,它就不會出問題。但是,一旦存款增長跟不上貸款需求,問題就會“水落石出”,就會有系統性問題。我們目前遇到的就是這類問題。

          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是提高效率,是更加有效地使用有限的資金。風險監管要從搖籃到墳墓。這個轉換過程是很痛苦的。金融市場最近這幾年不斷出現風險,未來一段時間內也還會出現風險,但這很正常。我們一定要記住:伴隨著經濟增長速度開始下降,我們要著手處理之前泥沙俱下、魚龍混雜時期所遺留下來的問題。

          在這個意義上,中國現在確實處在一個關鍵時期,中國經濟新常態說的便是這個意思。我們一方面要處理不良資產、管理金融風險,同時還要發放貸款,支持小微企業,因此這時特別需要貫徹落實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目標,提高效率,實現高質量發展。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liukai
          亚洲香蕉视频在线播放-伊人大杳蕉青青视频-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